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——我的思索与见证

李伟军

(本文整理自2002年9月22日洗礼演说)

  一、没有神迹的神迹

  见证嘛,应该说点儿奇迹,特别是一个人在某些大苦大难中如何得到拯救,从此开始信靠耶稣基督的传奇故事。遗憾的是,或者说幸运的是,本人一直是平平稳稳,既没有飞黄腾达,也没有四处碰壁,更没有什么大苦大难,所以实在乏善可陈,没有什么引人入胜的神迹可以分享。

  按理说,我的见证可以到此为止了,打破一个世界最短见证的吉尼斯纪录。

  再一想,好像还有点儿事儿值得细说。例如,像本人这样一个逍遥惯了的大男人,又无灾无难,今天却愿意服服帖帖站地在这里,众目睽睽之下不怕笑话,自愿为神作见证,这本身是不是有点儿离奇?岂非一个更难以常理说清的神迹?

  只因为我,折服于神的智慧与恩典。

  二、大智大慧,你在哪里?

  亲爱的各位朋友,也许你和我一样,不重钱财,不重名利。但我相信一点,你和我一样渴望智慧。而且,渴望的不仅仅是一点一滴的明哲保身的世故精明,而是像“智慧之王”所罗门那样博大精深、可以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智大慧。

  那么,大智大慧究竟是什么呢?常言道,智者料事如神。大智大慧真是来自神吗?

  贵为“万物之灵”的人,为什么不能生来就有大智大慧呢?大智大慧又能从哪里得来呢?

  每天每夜,我都绞尽脑汁思索这些问题。其实,世世代代,所有的人都在思索这些问题。

  于是,我们的祖先亚当和夏娃,趁着照管伊甸园之便,偷吃智慧树之果。结果呢?不但没有得到智慧,反而被逐出伊甸园,失去了永生,失去了与神朝夕相处聆听教诲的良机。

  亚当和夏娃,可以与神朝夕相处,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,尚且不能得到大智大慧,何况我们这些连神的模样都没有见过的后世子孙呢?难道我们就没有一点点希望了吗?

  有!智慧就在《圣经》这本奇书里!圣经是神所默示的真理,借多位作者之手跨两千多年而大成!而且成书后近两千年来只字未变!牧师和朋友们如此指点我。

  真的吗?怎么可能这么神乎其神?我带着疑问开始浏览圣经。可是工作实在太忙了,还要加班加点,回家又有天真可爱的儿子女儿玩耍,真难找到时间看书。干脆偷点懒,只读一下短小精悍的《箴言》部分吧。

  哇!箴言9章10节竟然说:“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,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!”这也未免太武断了吧? 我不禁暗自嘀咕。另外一些话,例如,绝对顺服于神才能得神喜悦,未见神就信他的最为有福,等等等等,更是于情于理不通,或者说,干脆和常理相反。既让我信,又不让我自己动脑筋判断,岂不是谁都可以拿这套规则给我洗脑?

  三、一个无所谓神不神论者

  说实在的,我从来不是,也够不上做一个坚定的“无神论”者。因为任何一个人,要够得上一个名副其实的无神论者,他必须能证明神不存在。而证明“神不存在”的难度,要比证明“神存在”的难度,高上无穷倍,或者说,根本不可能证明。

  精确地说,我以前一直只是一个平凡的“无所谓神不神论者”。我相信有神,因为世上有太多的神秘奥妙。 但神在哪里,我不知道,也不用知道。神虽万能,他那么遥远,又不可知,有与没有对我都无所谓。圣子耶稣,品德高尚,可似乎向他祷告的,只有老弱病残,或者灾难压顶者。所以么,主耶稣似乎只是“弱者”的拐杖,像我这样的“强者”根本用不着。况且,每周的小组查经和主堂礼拜,似乎是“大晴天打伞——多此一举。”(当然了,现在我觉得每周的团契和礼拜,就像每天的洗澡一样,乐在其中,不可或缺。)

  我以前从来不觉得有什么必要去相信神,好像不信神不也活得挺好的嘛?

  看看自己吧,虽然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,但本质上还不算太差太坏。除了偶尔发发脾气暴露一下真面目,大体说来,还算聪明勤奋诚恳慷慨,既不自暴自弃,也不好高骛远,努力做到居安思危,谦卑有礼。

  我没有“种豆得瓜”的旺运,但是能“种豆得豆”而非“颗粒无收”也算很满足了。虽然每日每时的生活小事没有少受磨难,但是在命运攸关的大事上,每每得到贵人相助,总能安然稳度,正是“吉人自有天相,憨人自有憨福”。

  所以从小到大,我一直都是最好的学校里,最好的专业中,最好的学生,并且是班长及学生会主席。尤其是有幸在八十年代初上中学时就开始写程序,与电脑科学技术一同成长。工作中,我也一直是最名牌的公司里表现最好的雇员,而且年纪轻轻就升任经理,并且深得上下级同事喜欢和尊重。

  家庭方面,父母和蔼睿智,弟妹情同手足。妹妹也在美国,刚刚得到生命科学博士,她曾是1992年大学高考河南省理科状元;我也有漂亮贤惠的太太,聪明伶俐的儿子,乖巧可人的女儿。

  说真的,像我这样了无遗憾,可以知足常乐的人,难道还有任何必要去信靠一位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吗?

  四、从 “假信” 到 “半信”

  说实在话,我最初相信神,纯粹是“假信”,做个样子,让太太高兴一点。

  达拉斯没有严冬,却有电信业的寒流。大规模的裁员伤及每家每户,去年底,我太太也不幸失去了工作。其实,应该说是幸运。写程序这种工作,对她来说,累死累活又味同嚼蜡,早就知道不是长久之计。除了工资不错、同事众多外,并无太多留恋之处,何况又要照顾年幼子女,她实在已是力不从心。

  正如她的名字一样,她有中国姑娘所典型的勤劳能干和争胜好强。我常开玩笑说,你过于勤快其实并不好,自己忙忙碌碌头昏脑胀不说,更给我这个不算懒但也不那么勤快的人造成巨大压力,连躺在沙发上喘口气看个电视都不好意思。而且,你一勤快起来,肯定忍不住要责难别人太懒,岂不更是罪过。

  在我看来,勤是美德,懒是智慧。与其想做很多而力不从心,不如游刃有余做好最重要的几件事。这就是有名的80/20定律:80%的价值在于20%的事情上。至于到底哪些事最重要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就像所有的家庭一样,每一次的摩擦总是以太太的大获全胜和丈夫的大度忍让(与内心里的不服气)而暂时摆平。

  好在她失去了工作,却赎回了时间,她开始和一帮同病相怜的朋友上教会。具体有什么活动,我不太清楚。反正是后来拉着我也去参加。去就去吧,只要太太不生气不啰嗦就好。但是,私下里,能推脱的,尽量推脱。一方面,工作确实太忙,尤其是在这种经济形势下,单收入就像走钢丝没了安全网,不敢有丝毫闪失。另一方面,我也不指望她能有什么变化。结婚都十年了,能改的早就改掉了,不能改的我也早就习惯了。

  我心里说,“她要真能改变,那我就相信神的能力。”没想到,我竟然错了!太太真的变了:从18K金簪子那样坚硬扎人,一下子变成像24K金戒指那样单纯柔顺,可人心意。

  真是有点“神”奇! 那样一个多年来一贯争胜好强不输于人的人,父母说不动她,孩子磨不平她,竟然被神在一个月内化去了锋芒,再塑个新人!

  五、从“半信”到 “可信”

  自那以后,我时常想:有很多朋友,才干与人品远胜于我,他们为什么要去信靠主?可是反过来看,也有很多不信主的朋友, 他们也很有成就,人品也很好,为什么?信与不信,有什么区别吗?

  有!据我个人的思索与观察,至少有三个区别:

  第一、基督徒更谦卑和顺服。

  基督徒习于赞美神的大能,淡化个人的能力与骄傲,真正能做到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

  因此,基督徒不固执己见,能坦然认错归顺真理,能放得下自我的架子与人平和相处,尤其明显的是在夫妻关系,教育子女,同事相处,及朋友交往上。

  所谓谦卑,就是愿意按神的旨意做人。任他熔去那些我们曾经引以自傲的本色(比如好强,精明等),任他再塑我们成为最真最美最智慧的完人。由着本性,我们或许只是一块有着漂亮花纹的花岗岩;顺服于神,我们则会变成纯净无暇晶莹闪亮的钻石!

  第二、基督徒信心更大。

  有主救赎,不必再因昨天的过失背负重担;有圣灵关怀,不会被今天的困难所压倒;有神带路,不须为明天的变幻莫测而忧心崇崇。

  第三、基督徒爱心更大。

  基督徒能真心真意地关心别人,如兄弟姐妹一样温暖亲切。基督徒的爱,如阳光普照万物,无私无求,无怨无悔。

  这么想一想,对于神,好象理性上可以接受了,只是感性上还没什么体会。

  我依然半信半疑,既不读经,也不祷告,只想测试是否真有神。因为,如果真有神,如果他真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,如果他真的喜欢我,如果他不想再让我疑惑,那么,他一定会亲自找到我,打动我。

  我要做的, 只是静静地等待,听候他的呼唤。

  六、从“可信”到 “信服”

  八月初的一天下午,下班后开车去接孩子,看到西边的天空阴云密布。阴云中却有霞光万道,穿透云层,洒向大地。啊,那眩目的金色霞光,何等博大壮美!那时我正听着一盘磁带“大海中的道路”中的一首歌“他悄悄踏过”:

  ……
  我感到他衣衫褴褛
  却气势磅礴地踏过来
  脚步像风一样覆盖了我的身心
  那卑微就烫平了我
  那荣光就慑服了我
  那温情就感化了我
  那生命就安息了我
  ……

  在那一刻,我的眼眶忽然湿润,我的心悄然被圣灵感动。

  这个世界,是如此壮美,如此浩瀚,如此恒久,而一个人所能经历的,所能思索的,所能改变的又有几何?一个人的智慧和能力,即便充其量,依然微不足道,渺小得有如大海边上的一粒细沙。连科学泰斗牛顿都曾感叹:“我不过是碰巧捡到几粒美丽的贝壳,而真理的大海我还远远未曾看见。”

  而自己,不过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凡夫俗子,何苦要固步自封,负隅顽抗在自我的堡垒里?何苦要像堂吉诃德那样,单枪匹马孤军奋战,妄图探索和征服这个世界,却落得丢盔卸甲贻笑大方?

  回想当年求学时,谁敢说,我不找导师,我只靠自己的实力写文章拿学位?相反,哪个人不是盼着能投靠一位最有名气最有爱心的导师?为什么?因为我们渴慕他的见识和人品;因为我们坚信,因着他,我们可以得到事业的长进,人生的幸福。在那些寒窗苦读的日子里,我们没有什么享受,但我们知道以后的岁月甜美无比。

  推而广之,在人生这个漫长复杂的问题上,我为什么要自己逞能、不相信神这位万物之源?他创造万物,创造人类,并赋予我们灵性和智慧,他被我们所推崇的前辈大师们和当代导师们所推崇,他岂不更值得我们虔诚敬拜?

  那个霞光万丈的下午,或许是个纯粹的偶然。但不可思议的是,一连五天,有阴有晴,每天同一时间同一路线,竟然总有云满西天,竟然总有那霞光万道气势磅礴的美景!!

  啊,我的神!一股暖流击穿全身,我的心不由得一阵惊颤。圣灵,如一个高亢婉转的颤音,触动我麻木的灵魂。我不敢不承认,神正以他特有的方式让我确信:他不但真实存在,而且每天与我同在!

  七、数字,数据,信息,知识,智慧

  我开始认真研读圣经,探究为什么朋友们说圣经里有大智慧?

  先来说说定义。什么是数字?数据?信息?知识?智慧?

  ·数据,是带有衡量单位的数字,例如“100华氏度”。
·信息,是带有解释的数据,例如“100华氏度是我现在的体温”。
·知识,是对相关信息的系统化归纳整理,例如“人的正常体温不高于100华氏度,不低于96华氏度”。
·智慧,是在现有知识的基础上,运用某些假设而对未来或未知事物作出的推断。

  事后诸葛亮不叫智慧,先见之明才是。数字,数据,信息,知识,来自于已知的过去。只有智慧,着眼于尚未了解的过去和尚未发生的将来。

  数字,数据,信息,知识,是量的积累。只有智慧,是质的升华。

  举例来说,电脑所能存贮的信息和知识,比人多千百万倍,但推理的智慧却远远不及一个儿童。虽然在国际象棋等少数领域,若规则不多且定义清晰,在专家的帮助下电脑可以挫败人类,但那不是智慧。或者说,即便有智慧,那智慧不归于电脑,而归于创造电脑的电脑专家。

  人类,贵为万物至尊,兼有神的容貌和荣耀,飘飘然似乎可以与神平起平坐,似乎可以挑战神的权威。

  事实如何呢?人类什么能力都有,唯独缺乏“料事如神的先知先觉”!若不然,人类的生活该是多么顺顺当当,快乐平安!

  真的吗?那么,神造人的时候,为什么不给我们这个大能呢?是因为他自私狭隘吗?

  不!正好相反,是因为他怜悯!因为被造的人,实在没有能力支配这个大能,就像小孩子不能玩火一样。

  “人生难百岁,常怀千世忧”。人,起于尘土,归于尘土,中间这一段,不过数十年。若已预知自己的命宿,岂不是要愁苦不堪,如绝症患者般过一天少一天?

  看来,还是不知道命运更好受些,至少每一个明天,都可以是一个美好的希望。

  况且,如果可以预知命运,有谁会心甘情愿?谁不想把自己的命运改得再好一点?倘若这样,岂不是嫉妒纷争,战乱灾患,永无宁日?

  看来,还是不知道命运更好些,至少我们还可以心存敬畏,甘于听天由命,即便庸庸碌碌,依然享受人生。

  人生如戏,尤甚精彩。当我们为角色的跌宕命运而揪心时,岂不知,所有人物的命运,所有故事的发展,早已由导演一手安排?

  人生如戏,急匆匆我方唱罢你登场。我们这转瞬即逝的一生,充其量,也就是在神所导演的巨大救赎计划的某一幕短戏里,跑一跑龙套罢了。敬畏他,我们或许会得赏识;忤逆他,他一声叹息,换个更好的人来继续。

  顺服于神,不代表我们愚昧软弱没有主见,却正说明我们能识天地之道,得人生智慧。敬畏耶和华,是智慧的开端;认识至圣者,便是聪明!

  八、IQ+EQ:信主的人得智慧

  “授人以鱼,莫如授人以渔”。学习一时一地的处事良策,莫如学习一生不变的处世智慧。

  在我看来,提高自己的IQ (智商=Intelligence Quotient),莫如提高自己的 EQ (情绪商=Emotion Quotient)。因为EQ高了,可以弥补IQ,可以增进IQ。所以,EQ可说是IQ之本。

  这,便是《圣经》的真谛。《圣经》里既有亲切生动的故事,也有严肃深刻的道理。既有时时地地的处事良策,更充满了千古不变的处世智慧。

  想想看,在我们做过的蠢事中,有多少是因为我们不够聪明呢?事实上,往往是因为我们太自视聪明了,不知天高地厚,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和控制力,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。我曾买过一只股票,四个月间涨了13倍,不可谓之笨选择。却情不自禁盼着它能再翻一番。结果呢,一跌再跌,一错再错,跌到原价10%快要摘牌时才不得不出手!

  嗨!我若早日信主,或许不至于如此愚昧贪婪。

  信主的人不会六神无主。信主的人敬畏神也依靠神,不绝望也不贪婪,不固执也不软弱,活出耶稣基督的样子,踏实真诚慈爱宽容。“不从恶人的计谋,不站罪人的道路,不坐亵慢人的座位。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,昼夜思想,这人便为有福!他要象一棵树,栽在溪水旁,按时候结果子,叶子也不枯干。凡他所作的,尽都顺利。”(诗篇1:1-3)

  所以说,并不是只有落入苦难时,一个人才有必要诵读圣经信靠基督。公义信实而慈爱的神,不仅是我们失意落魄软弱跌倒时的拐杖,更是我们胸怀壮志赶路登山时的翅膀。“但那等候耶和华的,必从新得力;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,他们奔跑却不困倦,行走却不疲乏。”(以赛亚书40:31)

  耶和华,我赞美你!因为你,是智慧和力量的源泉!

  九、得智慧者得人心,得人心者得天下

  回首历史,不禁掩卷长息:人情似水分高下,世事如云任卷舒。

  多少的世故沧桑,多少的悲欢离合,曾经是惊天动地,曾经是难舍难分;俱往也,如过眼云烟。而只有《圣经》这本看似平淡无奇的书,历经千年而不改一字,随日月流逝而感人愈多,随科技发展而愈显真知灼见。因为它,来自那位创造我们的神,作为我们学习和处世的启蒙教材。

  多少的才子佳人,多少的帝王将相,曾经是令人神往,曾经是显赫辉煌;都已尘封在记忆的冰冷角落。而只有耶稣,一个年纪轻轻又普普通通的木匠的儿子,千百年来栩栩如生,温暖不变!他抚平了多少忧伤者的心,他升华了多少忠贞者的灵!

  三国演义中的刘备,常说一个道理:“得人心者得天下”;不可一世的拿破仑,也曾无可奈何地说:“这世上最难办到的事,不是征服一座座城堡,而是征服一颗颗心”。

  欲得人心,何其难也!

  耶稣却说:“来,跟从我!我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。” (马太福音4:19)

  哇!如此精辟,胜过相对论的简洁!能得人如得鱼,该是怎样的智慧!

  十、启蒙,新的起点

  今天站在这里,我要再一次说:神的话语,给我们作人做事的智慧,给我们奋斗成功的秘诀,更给我们荣辱不惊生死无悔的喜乐平安!

  小的时候,我不曾料到有一天会出国留学落地生根。信靠耶稣基督作生命的救主,也是我从未曾想到过的。说来惭愧,我未曾积极主动去亲近这位圣父/圣子/圣灵合一的神,但他的大手把我抓住,搂在他的怀中,让我折服于他的大智大慧和慈爱恩典。

  啊,赞美主!我感到如此庆幸,能够认识神,能够现在就认识神;能够在无灾无难年纪轻轻的时候,衷心折服于神的智慧,接受主的恩典;能够有机会站在这里,与诸位朋友们交流,分享我的见证,传扬主的圣名。

  此时此刻,站在这里,我再一次被圣灵所充满。遥想两千年前,当主耶稣为救世人流血而死时,年仅33岁。而我今天被他救赎,刚好也是33岁!啊,赞美主!给我如此美妙的新生!

  (致谢:诚心感谢陈金顺牧师、王景福牧师启蒙指导;感谢关世康/王移安夫妇,许侃/田禾夫妇言传身教耐心辅导;感谢沈郁翔弟兄现场翻译;感谢许楠姊妹输入本文初稿;更感谢太太鼓励我写下这些癫言痴语。)

  (作者简介:李伟军,生于中国河南,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系。曾就读于加拿大渥太华大学MBA专业,因迁职美国放弃。曾任职于多家公司(包括北方电讯Nortel Networks加拿大及美国分部),从事软件开发,系统设计,网络规划,项目投标,人员管理等,有幸涉及诸多通信领域,如传统程控交换机,新一代程控交换机,宽带接入网,IP/ATM数据网络,光纤网络,网管系统等。现任职于DALLAS地区最富潜力的新兴通信技术公司之一,从事系统整体设计工作。在下真诚欢迎各位朋友切磋指正!weijunlee@yahoo.com)

摘自http://www.geocities.com/jidutu_org/faith/,特此鸣谢!

关闭窗口